晶耀

不要对我抱有期待
约稿中
主aph/原创,all伊/南北伊/黑白伊
自带避雷针
只想自己画会儿画


冰泠•Mercury←我cp!

黑白伊
大概是卢西在清理人的时候听到电话里某些人的声音后,一把拽过电话线瞪了眼周围人“敢出声就把你们舌头割下来”
↑这种感觉

别人生贺和我家孩子
没有aph相关

@影月 她的迟到生贺图
@P.Minto 一起画的
p1我,p2,3蕾子

祝影月生日快乐_(┐ ◟ᐕ)¬

-(下面是我过于意识流的文)
『笑:)』
-花吐症
-脑洞,生贺
-ooc
-黑白伊
-意识流

“卢西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。”他是这么做的,我也是这么希望的,其他的表情也不清楚要如何面对,他的话我至少可以用微笑应付过去,因为他没有改变。
即便是痛苦无比的事情,只要微笑着,对方肯定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从喉咙里咳出一些美丽的花朵,我认为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,当然从它让我请了病假后就再也不这么觉得,被花充斥着,覆盖着直到在嘴里涌出,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难受无比想说些什么,但过了一会儿又会沉默下来。我害怕说出来后,他即将变化的表情,所以只能让花朵慢慢堵上自己的嘴……
-
费里西安诺大概有一星期左右没有来了,他在学校的女生之间小有名气,以至于他空掉的课桌上全是小礼物。
老师在讲台的声音逐渐放大,进入到卢西的耳朵中,眼神也从那人的课桌摆正,“卢西安诺!你来说这道题怎么解。”不紧不慢的拿起课本看了眼黑板上的公式。
“哦,这道题应该是…………”

找个没人的时间把那些脏东西都扔掉吧…
-
在费里还没有请病假之前,卢西还和他一边开玩笑一边讨论最近出现的花吐症,而现在最令人在意的就是费里西安诺的病情。
-
“听说比咱们小一年级的学妹得了花吐症呦……”卢西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看向费里,“她正准备在后花园那里表白…”看到费里楞楞的看着课本,一副没听到的表情连眼神也没移过来搞得卢西有些不满,“喂!费里西安诺!下课铃早响了!”一把抽走数学课本。
“啊!卢西……怎么了?”又恢复了微笑的表情。
“嗯…………”看了看费里的眼睛,“跟我来就知道了!”说完就拉着他的手往教室外跑。

职业假笑一样,难看死了。
-
教学楼后的小花园里,两人躲在不容易被发现的死角里,偷看正站在树下的一男一女。
“卢西?咱们看这个干嘛?”
“等着。”
看着卢西兴趣盎然,也没说什么,偷偷看向花园中的两人,女方一直在不停的咳嗽,但还是说出了那句话,男方迟疑不定,最后变成了僵局。
“对不起,我不能接受……”拒绝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剧烈的咳嗽声打断,女孩捂着嘴的双手上花朵越来越多,不断溢出散落一地。
“花吐症??”
不知为什么,花园里逐渐充满了窃窃私语,女孩警惕的看向四周,直到十多名学生从藏身处走了出来后,女孩的表情从震惊失望到有些憎恨不过数秒。
校医匆忙的跑过来扶起了女孩,其他人也有些尴尬的跑开了。
“卢西,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叫上我了。”
“……”
冬日的阳光很温暖,但无用。
-
看了眼手表,偷偷早退,买了各式各样费里喜欢吃的东西出现在他家门口,装作一副探病的样子,摁下了门铃。
-
“你们那种行为,还好意思问我?”那个在花园告白的女生,现在在医院用着无力的声音质问着卢西安诺。
“我只想知道具体了解一下花吐症。”
-
门打开了,是随着一阵咳嗽和从门里溢出的花瓣。
“啊,卢西,”他笑了笑。“晚上好。”
“你…费里西安诺你总能给我惊喜啊……”卢西也笑了,皱着眉头眯着眼睛,强行控制住嘴角上扬,这貌似是他笑的最难看的一次。“我还说学校名人突然请假这么久是因为什么…”
“进来吧,我也没想到会这样。”
屋子里乱糟糟的,无论是垃圾桶还是水池、地上、桌子上、床上都有一簇簇花朵,无视这些卢西继续问着:“那你到底喜欢谁呢?憋这么久也什么都没说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费里看了看卢西,“啊…是一位优秀的女孩哦。”
“……”
“卢西?”
“哦,那我先把东西放这里了,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,祝你早日康复。”
-
“费里,你这样骗他对你们俩都没有好处啊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-
“咳咳!咳!嘶……不妙啊…”卢西安诺看着掌心的花瓣,“我也开始害怕了。”笑了笑后把不属于冬天的花扔进了垃圾桶。
-
“如果再这样下去,费里他该做切除手术了,根状物已经遍布他的肺部了。”
-
“如果说不出那句话会是什么下场?”
“如果将盛开的花扔进雪地会是什么样子?”

脑洞 33

-ooc

-主伊


2018/11


(黑白伊向,全是卢西在说,迷)

你看这个该死的监狱里只有咱们两人了,你叫什么名字?我叫卢西安诺。

嗯?也就是说你失忆了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一无所知吗?那真是可怜。

我吗?我的爱人死了,因为我的过错他被一个小人杀死,于是我便去复仇,就这样。

正常吗?正常的话我就不应该在这个鬼地方,等着死期将至。

嗯…………如果我是连环杀人犯你会感到害怕吗?

也是啊,这是监狱。

如果我是医生你会感到安心吗?

也是啊,你我都等着死亡。

如果我是盲人你会同情我吗?

谢谢。

如果我是你的爱人你会爱我吗?

哈哈哈,好像不会,毕竟我要和他告白时他的心脏已经不跳了。

你还在吗?

不在了吗?

事发经过:2013年4月9日晚上22:14,M城一户住宅有蒙面男子入室绑架户主,当日23:48另一名男子进入该住宅,第二日00:07该住宅发生爆炸,死者两人,重伤一人,据附近居民口述,4月9日23:48后频繁的出现了枪声、哭喊以及吵闹声,重伤者现已送往医院救治。

据调查此次事件幸存者是在逃连环杀人犯卢西安诺·瓦尔加斯,曾在其他城市进行过多次犯罪活动,而已经身亡的绑架犯也曾经因为多次盗窃被捕,事发地点的户主费里西安诺·瓦尔加斯则是卢西安诺·瓦尔加斯当前的同事,两人在希尔科医院工作。

连环杀人犯卢西安诺·瓦尔加斯在狱中死亡,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。


(伊团子)

关于伊团子理想中触摸的感觉:

1·长毛,摸起来很顺滑,毛比较密,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眯起来的眼睛,只要好好打理就没问题,伙食好后可以发现毛很有光泽。

2·短毛,干净利落摸起来十分舒适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的嘴巴和眼睛,有一根很明显的长呆毛,能灵活躲过所有摧残并反映心情,可以隔一段时间打理。

3·只有呆毛,外观是白色,触感有些偏橡胶质感,但比橡胶更为柔软,非常暖和,是很棒的小暖炉。

4·完全橡胶质感,更冰冷,像是灌了水的气球。

5·质感更像布料一样,就算被挤压也能立刻恢复,如同活着的抱枕。

6·质感陶瓷一般,光滑反光,给人一种易碎品的感觉。

7·全毛,整体都是蓬松的毛茸茸,几乎摸不到里面的肉体,可以飘起来。

8·重量如同石头一样沉重,移动方式是滚动,大型杀伤性武器。


(天使组,瓦尔加斯和柯克兰)

费里和亚瑟在一起去私奔了,瓦尔加斯那仨哥和柯克兰那仨哥互怼的日常


罗维诺一脸愤怒的拽着斯科特的领子问费里去哪了,然后斯科特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。

跟凯撒说了费里和亚瑟私奔的事,表面说没关系年轻人嘛,背地里停掉了一半向柯克兰家的食品公司相关交易,搞得斯科特一边咒骂亚瑟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找其他合作公司。

派帕特里克去瓦尔加斯那里和谈,之后被弗拉维奥委婉拒绝,基本意思是看不见费里本人别想恢复交易,后第二天弗拉发现自己的葡萄酒全被枪打烂了。

柯克兰三人往后经常能看到吃完的披萨盒胡乱的扔在自家门口。

威廉和帕特里克停掉了所有关于瓦尔加斯家族的港口交易,之后就看到了卢西安诺经常出现在他们视线里,多数的恶作剧也随之而来。

费里和亚瑟两人终于各回各家,然后都被狠批了一顿。


『怪病』

-原创

-文笔垃圾


在一所很普通的初中里,学生们刚结束暑假进入到学习状态,而其中比较孤僻的何瑾则是带病上课,咳嗽声不断持续在讲堂上,而其他同学只是看着而已,因为她没有和其他人怎么交流过,所以在班上就没有一个朋友,一些侥幸心理使其他同学认为她只是得了比较严重的感冒,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。


两周过去后,何瑾的咳嗽加剧,老师的讲课声也被其盖过,随后请来了何瑾的家长把她接走回家养病。就这样,这个教室在她走后三天内一直是安静的,直到另一个叫张可欣的女孩得病后,室内的气氛又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。


又过了两天,得病回家的何瑾回到了学校,完全没有大病初愈的憔悴样子,仿佛之前剧烈的咳嗽没发生在她身上一样。而张可欣困惑的看向何瑾什么也没说,只是病症在自己身上愈演愈烈,难以忍受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。


就在五天前,张可欣出于好意买了一些慰问品到了何瑾的家里去看望她,而何瑾的双亲却不让见她本人,说是病太重了怕传染,没想太多只待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下课铃响起后,一些张可欣的朋友就立马跑到她的座位旁边嘘寒问暖,而一旁的何瑾时不时投来了羡慕的目光。


第二天,张可欣的朋友得病了,而她却好了,事情发生一次算巧合,两次就已经让人有些怀疑,课间时经常能听到学生们讨论这件事情。


这种怪病开始逐渐出现在其他人身上,但始终只有一个人患病,为了不被传染上,人们之间开始疏远,现在无论是上课还是课间基本都是安静的,除了那咳嗽声。

终于全班同学都得过一次怪病,而现在的患者不清楚是谁,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两个月左右,正当大家准备庆祝一下时,何瑾又带病上学了。


这一次无论她咳嗽的有多剧烈都没有人理她,无视她,和她保持距离,不和她说话,完完全全的隔离。

逐渐何瑾开始咳血、呕吐,声音也变得怪怪的,被送到医院后班里的人谁也没看到过她,最后传来了她的死讯。


从那以后怪病消失了。


摸鱼,还有俩自家孩子

瞎写瞎扯

你站在漫长阶梯的顶端

我现在漫长阶梯的低端

耀眼夺目的你美丽无比

为了接近我踏上了阶梯

心中狂喜步伐有增无减

即便你仍在阶梯的顶端

莫名的鼓动使我未停歇

相信漫长的时间会实现


你站在漫长阶梯的顶端

我走在漫长阶梯的中途

完美无缺的你辉煌无比

为了接近我加快了脚步

眼神未移喜悦有增无减

即使你仍旧在阶梯顶端

溢出的喜爱之情未减少

相信漫长的生命会成真


你站在漫长阶梯的顶端

我站在仰慕之人的对面

沐浴光芒的你不再闪耀

但狂喜和喜爱有增无减

我毫不犹疑的一跃而下

从漫长的阶梯顶端堕下

在视线变黑前知晓一切

仰望星空是如此的美妙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摔死变成

仰望星空派哒!